公司产品

深圳市华太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联系人:David,Eric
固话: 0755-33883558
手机:13725591553,15361516200
传真: 0755-33883558
邮件: 540941010@qq.com
地址: 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福围社区下沙南三巷三号1楼101

公司新闻
首页 > 公司新闻 > 进口货代合同纠纷处理案例分享
进口货代合同纠纷处理案例分享
编辑:深圳市华太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10-26

进口货代合同纠纷处理案例分享

案情简介

2014年8月25日,A公司、B公司、C公司、D公司四方在深圳港签订进口货代代理协议一份。该协议中约定A公司在深圳港代理B公司和D公司进口货物事宜,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经过A公司、B公司、D公司三方协商选定C公司作为货物港口货运代理人,并办理港口的经营人、仓库、深圳商检、海关办理进口货物报关报检、理货、仓储、提货等手续,包括代表A公司与实际作业方签订委托合同,特订立本进口货物口岸代理协议。协议中第一条进口货代货物信息载明货物为PB粉。协议第五条第4款明确约定“C公司应严格按照甲方指令发货,及时将发运数量等疏港信息书面通知甲方,若未按甲方同意私自放货,由其承担责任并赔偿甲方损失。”C公司未经A公司同意,向D公司私自放货导致B公司损失2.1万吨PB粉。原告B公司通过工商登记信息查询得知C公司为E公司的分公司,根据法律规定E公司应对其分公司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B公司以C公司未经A公司同意,无放货通知书私自放货导致其损失向C公司、E公司主张赔偿。

进口货代

原告诉讼请求为:依法判令被告C公司返还代为保管的货物:PB粉21000吨;如不能返还请求依法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货物损失1296.43万元,其他损失113.37万元,以上合计1409.8万元;诉讼费用由被告方承担。

争议焦点

一、B公司与C公司是否存在进口货代代理合同关系;二、C公司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三、C公司对B公司所诉货物是否负有监管、保管义务;

裁判要旨

C公司系涉案合同的当事人,且具备一定财产基础,B公司与C公司之间存在委托合同关系,C公司作为B的委托代理人应当根据协议约定履行代理人的义务。C公司未按照B公司的同意私自放货,应承担责任并赔偿损失。同时,C公司系E公司的分公司,系E公司的分支机构,因分进口货代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因此C公司与E公司共同承担清偿义务

判决如下:

一、被告C公司、E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B公司1296.43万元及利息损失

二、驳回原告山东晋泰钢铁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1.8万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原告负担2.4万元,由被告负担9.9万元。

律师评析

1.进口货代代理合同关系与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

被告C公司主张,B公司与有进口货代资格的A公司签订了进口货代代理协议,他们二者存在进口货代代理合同关系,但C公司不是协议的任何一方,与B公司没有任何关系。B公司据以起诉的《货运代理协议》由ABCD公司四方签订,虽然B公司与A公司存在进口货代代理合同关系,但是C公司与B公司之间存在的是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因此被告认为原告B公司的起诉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应当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理解与适用》一书规定,进口货代代理是指委托人与代理人约定,由代理人为委托人处理进口货代事务的行为。是一种委托代理合同关系。海上货运代理指代理人接受他人委托,为他人的利益办理货物运输,并收取服务报酬的行为。在本案中,ABCD四公司签订的《货运代理协议》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该协议为四方主体共同签订,虽然名称为《货运代理协议》,但其在内容中明确为进口货物口岸代理协议,在内容上不仅包含B公司与A公司的进口代理合同关系,亦包含ABCD公司之间的委托代理合同关系。虽B公司与C公司不存在直接的进口货代代理合同关系,但是两者之间的委托代理合同关系仍是基于B公司与A公司之间的进口代理合同关系,并且不管是进口代理合同还是委托代理合同均属于委托合同的范畴,故B公司与C公司之间存在委托合同关系,而非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C公司作为晋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应当根据协议约定履行代理人的义务。

2.C公司作为被告是否适格

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由此可见,民诉法对于原被告,采取的是两种不同的确认标准。对于原告,采用“适格说”,也就说原告必须是适格、正确的,即“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而对于被告,采用的是“表示说”的标准,对被告仅仅要求“明确”,没有要求被告必须适格或正确,只要求是明确、具体。C公司辩称因C公司与B公司并不存在所诉案由进口货代代理合同的基础法律关系,对C公司也就没有具体的诉求,B公司起诉对象错误,C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试行)>的通知》第二款规定规定,当事人起诉的法律关系与实际诉争的法律关系不一致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法庭审理查明的当事人之间实际存在的法律关系进行认定,并对案由作出相应的变更。本案虽然立案案由为进口货代代理合同关系,但本案审理的晋泰公司与中物储深圳分公司之间实际存在的为委托代理合同关系,且B公司对于C分公司有明确的诉讼请求,B公司将C公司作为被告起诉,C公司被告主体适格。C作为D公司的分支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之规定,A公司与B公司作为共同被告主体适格。

3.C公司对B所诉货物是否负有监管、保管义务的问题

根据B公司与C公司签订的《货运代理协议》明确约定C分公司办理港口的经营人、仓库、车队、深圳商检、海关办理进口货代报关报检、卸船、短倒、理货、仓储、提货等手续,负有监管所有实际作业方进行的卸船、倒运、仓储的全过程以及凭实际货权所有人指示办理发运、疏港等事宜的合同义务,并约定中C公司收取代理费,因此C分公司为有偿代理。C公司因其未尽到监管义务、无B公司放货通知书而放货导致B公司损失,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应承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