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品

深圳市华太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联系人:David,Eric
固话: 0755-33883558
手机:13725591553,15361516200
传真: 0755-33883558
邮件: 540941010@qq.com
地址: 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福围社区下沙南三巷三号1楼101

公司新闻
首页 > 公司新闻 > 内容
包税进口的风险有什么
编辑:深圳市华太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11-02

内地税法繁杂多变,虽说全国统一实施,但各地在实务上掌握的尺度也不一定相同。跨境电商包税进口是新生事物,是以个人物品征税,还是以公司一般贸易商品进口征税,早期认识不一,存在一定的灰色空间,也催生了“代购”行业的出现。随着《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新政的出台,海关对通过跨境电商进口的监管逐步到位,跨境电商进口模式日渐规范。但本案发生在新政出台之前,本案的焦点还不在于按何等标准计算税负,或者确定谁是纳税业务人,而在于:在物流公司老板明显构成走私的情况下,经理有无走私的共同故意?

包税进口

海关税务风险

进口环节的税款原本不计入完税价格。《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审定进出口货物完税价格办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明确规定,进口关税、进口环节海关代征税及其他国内税,不计入该货物的完税价格。

但“包税进口”条款的出现,则有可能使得税款计入完税价格。

《海关总署公告2016年第8号――关于修订飞机经营性租赁审定完税价格有关规定的公告》第四条规定,“对于出租人为纳税义务人,而由承租人依照合同约定,在合同规定的租金之外另行为出租人承担的预提所得税、营业税、增值税,属于间接支付的租金,应计入完税价格。”据此,海关在飞机经营性租赁中,将“包税进口”的税款计入完税价格,是有着明确的执法依据的。这一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审定进出口货物完税价格办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有着明显的区别。进口商品要报关、纳税,这是一项常识。

在我们所提供的税务培训中,企业比较关注的问题是,是否只有飞机的经营性租赁中签订“包税进口”条款,税款才有可能计入完税价格呢?从字面上来看,总署第8号公告适用的情形确实仅限于飞机的经营性租赁。但我们认为,在其他货物的其他贸易类型中,“包税进口”条款的出现,同样可能使得税款计入完税价格。总署编著的估价权威书籍《海关估价蓝皮书》认为,“如果进口商另行承担了卖方的税费,则所述费用不得从完税价格中扣除”。因此,尽管总署第8号公告仅仅对飞机经营性租赁中的“包税进口”情形作出了规定,但其他货物的其他贸易类型中,同样存在税款被计入完税价格的可能。

国内税务机关税务风险

“包税进口”条款影响企业所得税的税前扣除。按照企业所得税法的规定,国内进口商代扣代缴的税款是可以进行所得税税前扣除的。但对于“包税进口”所产生的替代境外非居民企业所承担的税款,则由于并非生产经营所必须,因此这部分税款不得进行所得税税前扣除。已经扣除的,应当做相应调增的税务处理。

《海关法》规定,进出境物品的所有人可以自行办理报关纳税手续,也可以委托他人办理报关纳税手续。进口货物的收货人、出口货物的发货人、进出境物品的所有人,是关税的纳税义务人。根据此规定,电商公司是可以委托物流公司办理报关纳税手续的。跨境电商直面消费者,交易笔数多、金额小,每笔都申报,现实难以操作,故物流公司提出“综合报关”有一定的可信度和合理性。如果物流公司确有如实报关,但因业务不熟而出现的错报、误报,导致海关少收关税等税种,因物流公司老板没有逃避海关监管的主观故意,构不成走私犯罪,本应免受牢狱之灾。但在本案中,该老板借助水客走私,是铁板钉钉的事实;该老板在回答海关讯问时,还猜测经理“应该知道”走私。这等于将祸水泼给经理,而使经理陷入高度的危险之中。是否构成走私犯罪,首要是看行为人是否有“主观故意”。内地司法实务认定“主观故意”的标准,就是看行为人是否“明知”,指主观上是否“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所从事的是走私行为,包括直接故意“希望”和间接故意“放任”。但主观故意是一种心理活动,除了被告人的供述外,还需要结合被告人的行为以及案件相关证据来断定,在收集证据方面,有一定的难度。回归到本案,物流公司老板并没有明确告知经理货物是通过水客走私入境,经理也没有跟随物流公司老板考证水客带货过关的过程。故此,海关判断经理是否参与走私,主要是依据经理是否“以明显低于货物正常进出口的应缴税额委托他人代理进出口业务的”。抓住上述要害之后,我们从证据入手,跟海关等部门提出经理对走私一事并不知情;给物流公司的包税进口运费也属市场行情,不属于“明显”低价;案件没有证据证明经理故意参与走私,老板的指控是猜测,不是事实。我们的意见与海关等机构实事求是的调查相吻合,经理获得取保候审,最终在一年后取保候审期满时获准出境。

“包税进口”条款影响增值税应纳税所得额的计算。依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财税〔2016〕36号)第二十条的规定,“境外单位或者个人在境内发生应税行为,在境内未设有经营机构的,扣缴义务人按照下列公式计算应扣缴税额:应扣缴税额=购买方支付的价款÷(1+税率)×税率。”其中,“购买方支付的价款”指的是含税价。签订“包税进口”条款后,国内进口方在代扣代缴税款时,必须将所约定的扣除税款后的“到手价”首先转换为含税价,而不能直接以所支付的金额计算应当代扣代缴的增值税,否则即存在偷逃税款的嫌疑。

综上,“包税进口”条款所影响的,绝不仅仅是境外非居民企业与境内进口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海关与国内税务机关的一系列税收规则都会因为“包税进口”条款的引入而发生转变。企业尤其是关联企业,在制定转移定价策略时,一定要将这些税法规则做通盘考虑,而不能“任性”地仅仅将税款的承担视为企业内部成本的分配。